咖啡色27弄

關於部落格
咖啡色的巷子,曾經,我一個人走,曾經,我想握住某樣東西,直到我走到了這第27弄,遇到了和我相像的另一杯幸福
  • 981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殘夢-2

排成一列列的領取,所得到的是無法預測的殘酷
小小的注射管裡,裝的竟是生命的重量
 
 
在這充滿高中生的廣場,每個人都帶著一股未知的恐懼,在這寂靜的廣場,沒人發出半點聲音,我低頭,想起了失蹤的哥哥,和那不值一提的爸爸,順手帶起隨身的mp3,開始撥起音樂,抬起頭,臉上多了一些堅持,我不想去想未來會怎麼樣,也懶的去想,我只知道,我要繼續走下去,不管前面的路如何崎嶇離奇,我都要走下去


很快的,輪到我注射了,眼前的白衣注射人員,拿出淺藍色的注射管,裡面的液體就是所謂的神奇病菌,甚至是政府口中能夠創造神的存在的器具,注射,當那淡藍色的液體流入我鮮紅的血液時,我竟感覺全身被電擊一般,我被這一電往後震了一歩,好像全身每個細胞都被強力電擊了,下一刻,電擊已結束,只有注射的那一刻,有那種強烈的反應,此時令人厭惡的聲音又開始說話了
『阿阿,我還有些是沒說清楚呢,小鬼們,我要說明的事情還有兩件喔,對於剛剛我說過的,屍,也是會死的啦,各位應該有看過惡靈古堡吧,大概就像裡面那些殭屍,頭被砍掉,或著被燒焦,還是會死的喔,而且被咬,也是可能會變成屍呢,各位可要多多注意這點,我們以已派出化學工兵,噴灑屍化劑,這個當然是為了能讓實驗更刺激摟,另外,實驗到一半,我們還會在召集各位,當然是存活下來的那些人摟,哈哈,在那個時候,我們將會以最高科技製作專屬於各位的武器,使實驗更為精準,更為有趣,哈哈哈哈哈哈』能登誇張的大笑,和這死寂的廣場,形成強烈對比...
『阿,又忘了說明,各位注射完後,記得來前面拿這個手環,它是個發信器,是為了能知道你的存在喔,別忘摟』說完,能登又繼續大笑,在他大笑的同時,突然出現了細小的聲音
『我不要..我不要阿』
一位留著秀長黑髮女孩站起咬著手指自顧的念著,接著,廣場開始出現像[大家一起反抗],[死也不要注射]的各種聲音,討論越來越大聲,此時能登看著那位長髮女孩說『小妹妹,你不想注射吧』,女孩留著眼淚回答『我不要…』
『是這樣喔,那,掰掰』能登說完手一揮,女孩的下半身瞬間像是被強大壓力壓縮一般,變成一片血霧,失去下半身的上半身,像失去支柱的陀螺,倒下,『救命阿!!!』女孩身旁的另一位綁著雙辮的女孩被這畫面驚嚇到,開始瘋狂尖叫的往廣場外邊奔跑,『舞動吧,孩子,哈哈』能登下令,廣場周圍的武裝士兵們,開始以機槍射擊那位想逃出這裡的女孩,霎時,女孩開始在這廣場舞動著,旋轉,彈跳,隨著那不規則的動作,女孩舞動在血花之中,接著,謝幕倒下,倒在一片血泊,身上一個洞一個洞的,像是蜂窩一般

廣場又安靜了下來,因為那懾人的畫面,和那令人絕望的鎮壓,逃不了的,大家心知肚明,隊伍又繼續進行,而我開始在隊伍裡搜尋看有沒有熟識的面孔,突然,我看到了勝允,我馬上想穿越人群,就在我快歩往勝允的位置移動時,突然被人抓住,回頭一看,原來是學程『嗣尹,你有看到玉柔嗎?』【抱歉,沒有呢...】學程失望的低下頭,很快的,他又抬起頭對我說『如果看到他,告訴他我在學校等他』我點頭,當我回頭時,勝允的身影已消失在人群之中,我再怎麼東張西望,也沒有再看到勝允,此時我突然看到,在這每個人都臉色凝重的廣場中,居然有人在笑!!
是一個赤髮的男生,他微笑著隨著隊伍前進,好像正興奮著什麼似的『大家也差不多注射完了吧,記得來領精緻流行手環阿,哈哈』
能登依舊大笑,而我也隨著隊伍去領取那黑色的鋼制手環,在所有人都領取完手環後,能登開口

『小鬼們,對這個世界來說,在這裡的你們,已被人道給摒棄了,你們現在只是待在別人所設置的大型遊戲裡,互相殘殺,泯滅人性,試著,活下去吧,哈哈哈哈』能登那令人做噁的大笑,響徹了整個廣場,接著,能登大手一揮,周圍的武裝士兵便開始朝著廣場掃射,所有人被逼的逃離廣場,而我以國中田徑隊練出的腳力,很快的逃離了廣場,看著自己離廣場越來越遠,腳步也慢慢的慢了下來,開始思考著接下來該如何是好,此時身後傳來陣陣呼喊『救命阿,救救我』
我回頭,看到一個中宇女中的女孩,朝著我狂奔,而她身後跟著另一位中宇女中的女孩,身後的那女孩手中拿著一把槍,不斷的發出槍響
『小慧,我們不是朋友嗎!』跑在前面的女孩回頭大喊
『少囉唆,我想要活下去,而你就是我活下去的絆腳石』持槍女孩近乎瘋狂的大喊,我趨前想幫助那被追逐的女孩,砰的一聲,女孩胸前多了一朵血花,慢慢滲開,女孩倒在我面前,我快速的扶住她那已失去支撐力的身體,女孩輕輕的說『救救小慧,她..不是這樣的...不..是』女孩失去了呼吸,而那位叫做小慧的女孩,已站在我面前失去理智的笑著『我贏了,我要活下來』
她喪心病狂的大笑,突然,大笑停止,她發現了我身上白襯衫黑褲子的學生制服,她把槍口瞄準我,並笑著大喊『又一個敵人,死吧,哈哈…』笑聲似乎還沒停止,小慧的聲音卻發不出來了

刷!!

名叫小慧的女孩,頭顱少了一角,鮮血沿著臉頰流下,我瞬間往旁邊小巷跳去,此時我注意到小慧身後站著一個男孩,那頭髮,那頭赤紅血色般的頭髮,而他手上的軍刀,留著新鮮的血跡,他微笑並撿起小慧手中的手槍,往小慧的頭又開了幾槍,我閉眼,不敢去直視,這時

[韃韃韃~]

我忽然注意到,赤髮朝著我前進,那輕輕的腳步聲,帶著令人打寒顫的冷酷,我拔腿想跑,卻發現我站不起來,我在發抖,雙腳不斷的發抖戰慄,他揮著手中的軍刀,慢慢的往小巷移動
【動阿,我的腳】
我在心裡大喊,不妙,我會死在他手中,就在我這麼想的當下,遠處的大道,發出了機關槍掃射的聲音,赤髮轉頭,而機關槍聲快速的接近,很快的,一位拿著機關槍的胖子已經站在赤髮身後不遠,那個胖子,好眼熟,對了,是我們學校的,叫王義鈞,是個風評超差的色情變態,仗勢著他那有錢的老爸,總是欺負低年級的學妹,是個我認為早該死的人渣,王義鈞對著赤髮大笑『你就乖乖受死吧,老爸收藏的槍終於派上用場了,哈』赤髮對他的話毫無反應,頭一斜,邪笑,並輕輕的說【得來全不費工夫,死吧,死肥子】接著,赤髮壓低身體,快速往王義鈞狂奔,王義鈞被赤髮的舉動給恐嚇震懾,趕緊拿起機關槍往赤髮瘋狂掃射,可是赤髮已接近義升,兩人相距已只有四公尺左右,義鈞不間斷的射擊,卻因恐懼而亂無章法,赤髮快速的抓住槍口,使槍口無法射擊到自己,順勢一跳,王義鈞那和我一樣的白襯衫染上了血,在那充滿肥肉的肚子上,多了條血痕,義鈞大叫『幹,肚子被砍了』隨即跪下,手中的機槍落地,這一刀劃的很深,血痕快速的擴張,連制服的黑色領帶也短成兩截,赤髮站在眼神已漸漸灰暗乾枯的王義鈞旁邊大笑,隨手,刷的一聲,軍刀便嵌入了義鈞的頭顱,義鈞死了,淋浴在自己頭頂噴出的鮮血之下




我想要活下去,而你就是我活下去的絆腳石...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