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咖啡色的巷子,曾經,我一個人走,曾經,我想握住某樣東西,直到我走到了這第27弄,遇到了和我相像的另一杯幸福
  • 98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久違的 我

在操場的階梯上早了個視野不錯的地方坐下 看著一貫的操場 只是很平常的一些景色 那棵很囧的大樹 還有一些不去自習的小情侶 跟全身只剩一條內褲打籃球的松鼠 還有...等等 松鼠!!! 只穿一條內褲!!! 我笑了 又是這個大白目 我緩緩的走向他說 【怎樣,天氣太熱阿,腦子燒壞了吼!!】 他意識到我 『甘你屁事呀~死貓咪~死去哪了阿~來打球啦』 簡直用吼的說著 我笑 放下書包 無視學校的廣播 痛快的打了場球 結果 兩場都輸了 正常 一個剛剛復原的人 怎麼可能打的過怪力男勒~~[哈] 自習快結束了 我趕緊把制服穿上 背上書包要往教室走 但松鼠依舊緩慢 我笑著說 【你是遲緩兒喔,慢吞吞】 他突然認真的說 『今天,一起晚餐好嘛~我請』 我微笑 教室內 考試... 依然無障礙的寫完試題 站起... 交卷... 連續的三節考試 同樣無障礙 放學 我走向校門 [好久了,久違的我] 我微笑輕聲的說 於是回醫院 被醫生狠很的罵了一頓 這也是當然的阿 我的身體還沒好 竟然給他該死的去打籃球 分明想氣死他 我道歉 但微笑 這醫生真好︿︿ 罵完~ 晚上依然 溜性堅強的溜出醫院 到貴的要命咖啡館找松鼠 走進貴的要命咖啡館 一個甜膩膩的聲音招呼著 [先生,請問一個人嗎] 【嗯,請問吸煙區在哪】 甜膩取服務生傻望了我一下 一臉很可惜的指向吸煙區 我也懶的解釋了 緩緩的走向最角落的座位 呆望著窗外台北的雨 沒多久 松鼠摟著一個景美女進來 走向我這 然後 坐下... 【這位是....?】 我問了這個我心中最重要的疑問 松鼠一臉笑意 『她是我乾妹妹啦~正吼』 【甘我屁事...又是乾妹妹,可以順便當一日情人的乾妹妹】 我在心裡說著 [請問,你們要點些甚麼?] 甜膩膩問說 【卡布奇諾,不加奶泡】 我依舊 『拿鐵,加點你的愛』 他依然 調戲服務生 景美乾妹妹和甜膩膩一起笑了 他,依舊 變的是我嗎? 接著,景美乾妹妹被他哄了回家 在他們的一八相送之下 我靜靜望著台北 這個常下雨的城市 高雄,台北 好像本來就是互相對應的 一直都如此 『喂~你智商還好嗎?』 松鼠十八相送完後的第一句話 【干你屁事~死老鼠】 兩人相視而笑 【為甚麼今天找我出來,還請客,是錢從床底下噴了出來嗎】 『因為我賭贏了...』 【嗯?...】 『我跟耶穌賭你會回來...』 【嗯....】 我靜了下來 【是阿,我當然會回來】 『回來就好...真的』 他低頭 變了 大家都變了 才一會兒 雨懷孕了 耶穌休學 是我走太慢了 還是 他們走的太快 今晚,我跟松鼠痛快的聊了天 出了咖啡館 他喝了很多酒 他說了我不在時發生的事 我知道 我缺席了一陣子 不過 我回來了 最後松鼠回家前大聲的在河岸大吼 『幹~~為甚麼~~~一切的那麼痛』 然後笑著跟我說 『幫我找回吳正暘好嗎』 【好,一定~順便把小雨跟死耶穌找回來吧】 他哭了 是嗎... 我找的回他們嗎 我相信可以的 過去的不會回來 但我相信未來還沒預定的事 久違的玥 我一定可以做得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