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色27弄

關於部落格
咖啡色的巷子,曾經,我一個人走,曾經,我想握住某樣東西,直到我走到了這第27弄,遇到了和我相像的另一杯幸福
  • 98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殘夢

恕作者在這裡又說了些廢話


這個故事在我的腦海裡,從國中,就開始構圖
我一直很想很想寫一些有關於生存有關於人性,也許會牽扯到一點血腥甚至一點暴力泯滅人性的故事


生存,人的一生,生存是為了什麼,為什麼而生,而又為了什麼死命的讓自己留存在這個世界上
人的意識層面,就某些方面也許是模糊的,你以為的一切,也許只是自我限制的似懂非懂,作者在這邊提一個非洲的裸族的例子,裸族顧名思義是一個不懂得穿衣服也不懂得以任何東西遮蔽軀體的族群,總是全身赤裸,美國探險隊第一次發現這個族群,試圖以語言溝通,但卻無法成功,最後決定以繪畫方式來傳達意思,美國探險隊隊員從胸前的口袋拿出筆來和裸族的人溝通,這幅畫面,在20年後在裸族已被文化侵略之後的一位中年男子說成[當時,我還以為探險隊從肉裡拿出筆來],這證明,我們最最依賴的視覺都是如此的模糊,對於未知,對於恐懼,我們所擁有的一切,全都不一定是真的,在這裡,在我腦子裡扎根的故事,便慢慢形成,我會一個字一個字的把我所想的事情寫下來,又人曾說,[心理想的東西,寫出來就被扼殺了一半],而我會盡力克服這個問題,請各位慢慢品嘗,殘夢


【我出門了】
關上門,我背著幾乎空著的書包,準備去上課,我是林嗣尹,朝岡縣第一志願高中的學生,朝岡高中2年13班27號,一天,總是如此的過,我以為我會就這樣庸庸碌碌的過完一生,也不想去想像哪天會出現像小說般的情節來豐富我剩餘的人生,只不過,卻發生了,一個寧願自己在看小說,甚至希望自己在做夢的現實


『幹,殺球』
一顆球快速的從排球網上低空且急速下墜,漂亮的殺球,不虧是體育班推甄來的學生,2年1班的侯朝任和許哲暐不斷的墊著我們班的同學,閃殺球閃到一種神奇境界的陳學程和古玉柔已經滿身大汗了,而我和李允勝則不斷的在球場上納涼,是的,你沒看錯,我們在納涼,對於排球,國中田徑隊的我和李允勝,並不是很擔心,卻也不太想去認真的打..很快的,球場上已經沒半個人了,所有人都因為天色已晚,而往回家的路走去.我漫步在車水馬龍的城市裡,心裡有種不好的燥動,燥動的極度不安,感覺有某件事要發生了,此時,一家店內正在撥的親聞吸引了我的目光  [新聞報告,國家政府緊急報告,對於各國的野心即快速的發展,我國科學家以卓越的技術發展出能夠改變基因的一種病菌,如果能加以實驗,成功的話,我國將長足於各國,於是中央國議決定,封鎖某城市以作為活體實驗場,並同步戒嚴,所有人權在國家利益下,皆該忽視,而我國選定城市為,朝岡.豐旗.長關這三個城市,發布命令,於此則報導過後一小時,封鎖城市]


這是..這是什麼,什麼叫活體實驗,什麼長足各國,我不懂,也不敢懂,我心裡明白的知道,再不離開這座城市,未來發生的事,將不可預期,此時,人潮已出現,有人不斷抱怨,也有人哭泣,不過共同的是,他們都想離開這做城市,很快的,我明白我是無法在這人潮之中出去,有人在踐踏中被活活採死,有人在車水馬龍的街頭,因為無法快速離開而瘋狂衝撞,這個城市瘋了,回到了家,轉開電視,已無法收訊到任何頻道,接下來,只聽見,[碰]的一聲巨響,我趕忙下樓一看,只看見一片鮮紅,和一種令人寒毛直立的寂靜,所有在怒罵在哭泣的生命,全都變成了鮮紅,死人是不會說話的,肉塊班點狀的撲在馬路上,城市,霎時變的鮮紅,此時國家的戰鬥機再度空投了飛彈,城市寂靜的原因,逃,現在只能逃,心裡想著在外縣市的母親和妹妹,心裡的懾人便少了些,至少,只有我被捲入,跑,漫無目的,只知道要逃,再幾個小時的連續轟炸下,城市寂靜了,此時,出現了一個令人感覺刺耳的機械聲  [這裡是中央國軍,我們在此呼籲,高中1至3年級的學生,請至朝岡衛生所前廣場集合,你們,是唯一能活著走出這個城市的一群] 這段話,讓許多人的心冷了,而高中生呢,只會有兩種可能,一種去集合,一種放棄,繼續逃命,我毅然的邁開腳步,心裡只想著,也許我能看到我認識的人,也許能一起面對未來的恐懼,至少,比一個人面對來的好..這巨大的恐懼


很快的,衛生所前廣場便聚集了朝岡縣各所學校的學生,有的一臉死然,有的義憤填膺的大罵,有的像我一般,沉默的等待未來,很快的,空中的直昇機緩慢的下降,裡面走出了一個身材高大的黑衣男子,後面跟出的竟是一些白袍醫師或著博士,此時黑衣男子開口了
『我是能登義雄,此次實驗的第2個成功者,朝岡地區的活體實驗,將由我來督導..』
就再他還沒說完話的同時,有個男高中生直接插話『為什麼,為什麼要做這種實...』
話還沒說完,他的身體已經分成兩節,腸子及內臟好像迫不及待一樣流出那瞬間死亡的軀殼,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沒有人懂,卻也沒有人敢再提問,黑衣男子見狀大笑『哈哈哈哈,我話還沒說完呢,趕著死阿』,這嘲弄,對於我們這些等著恐怖未來的高中生們,只有作噁『聽好了小鬼們,你們的年紀事做這個實驗最好的時期,如果你有心理準備,請上前接受注射,成功的話,你將擁有超人一般的能力,而失敗了的話,你將成為屍,一種不死的輪迴怪物,哈哈』  
能登一說完,所有人都靜了下來,此時能登又補了一句『沒注射,也要死在這喔』
說完這句話,他開始大笑,而所有人眼睛裡,只剩下一種感覺,死心
接著,所有人排成一條條,每個人都接受注射,接受無法預測的自己,明天的我,也許是個行屍走肉,也許是個狂暴的怪物,以吃屍體維生,這種恐怖的未來,壓抑著每個人,這種不確定,籠罩著所有人的明天

PS[原本,小說名,第一個我想取殘,後面的字..在我隨便想的時候,變成了殘念...真是太KUSO的書名了,最後沒有ˇ採用=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