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色27弄

關於部落格
咖啡色的巷子,曾經,我一個人走,曾經,我想握住某樣東西,直到我走到了這第27弄,遇到了和我相像的另一杯幸福
  • 98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殘夢-3

殘酷的赤髮惡魔,冷酷的結束他人的生命
為的是自己的生命,還是樂趣
我無從得知,只知道,那..
不是,我能戰勝的
目睹這一切的我,深知自己不可能贏那赤紅頭髮的冷酷惡魔,鼓起勇氣,我站了起來,把那倒在我懷中的女孩輕輕的靠在牆邊,用手闔上她那帶著悔恨的雙眼

難受

我救不了她,甚至還必須逃走,我閉上雙眼,握緊拳頭,拔腿離開這裡,雙腿快速奔跑,而心裡卻帶著悔恨,還不時閃過赤髮的那一抹邪笑,就在我跑的越來越快的當下,我注意到路上有一斑斑的血跡,那血跡緩緩的指向一間雜貨店,無法拯救那女孩的悔恨,瞬間閃過腦海,我決定提起勇氣,放慢腳步,調整呼吸,接近,就在我進入雜貨店的當下,我看見一位有著秀長黑髮,皮膚白皙的清秀女孩倒在地上,肩膀和右腿不斷留著鮮血,我趨前,赫然發現她正發著高燒,推測應該是在廣場鎮壓驅趕時,被流彈給波擊,看著女孩皺眉痛苦的表情,嘴理不停唸著『小希,小希還待在家裡,爸媽也是,我要趕快回去』

我蹲下,決意要救她,我不想在悔恨,背起女孩,熟悉的機關槍聲,又在不遠處響起,伴隨著尖叫,哭喊,我站起,背著女孩狂奔,不能被赤髮逮到,不然肯定必死無疑,我狂奔,費盡全力的狂驅在道路上,此時耳畔傳來輕柔的呼喚『帶我去朝潭路,拜託』背上的女孩,輕輕的呼喚
【好,你休息】我簡短回答,便快速奔走,看著路標,往朝潭路狂跑,眼看夕陽已快落下,胭脂紅般的天色,不斷提醒我夜晚將要來臨,正好,路旁倒著一抬還發動著的機車,可能是在飛彈攻擊下,主人逃去了,我扶起機車,讓女孩穩妥的坐好,並幫她帶上安全帽,自己則快速上車,油門一催,機車隨即迅速前進

寒冷的夜風襲來,夜色慢慢濕潤著我的髮絲,原本該是熱鬧無比的街道,現在只剩下建築碎片和一些半毀的住宅,因為夜色,我甚至看不到那些隱藏在碎片下的生命的殘跡,身旁經過的路燈閃著暗暗舊舊的黃光,遠處才有另一支路燈,慢慢的,朝潭路已在面前,我輕輕搖醒女孩,卻發現女孩的高溫
【對了,她還發著高燒】
趕緊,隨便找了一間還算完整的民宅,闖了進去,因為先前的飛彈掃蕩,幾乎,整座城市都變成了戰場,只要你需要,什麼東西都能自由取用,我試著按看看電源【果然沒電了,電線也斷光了吧】我一邊說著,一邊尋找是否有成藥,終於,在個陳舊的老櫃子中搜到了退燒藥,很快的,餵了藥給女孩,由於高燒,女孩已經失去意識,吞嚥也極度困難,我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餵食成功,接著開始幫女孩包紮傷口【要..要幫她換衣服嗎】我自顧的唸著,電影不都這樣演..算了,傷口都已處理完畢,應該沒什麼大礙,接著把女孩抱到床上,期望她能趕快退燒,而自己也從老櫃子中拿出蠟燭點火,開始尋找這間民宅是否有些可以自保的武器,突然,我踩到了某的東西,低頭,隨即往後退了兩歩,是一個小女孩,不,完整的說,應該是半個小女孩,另外一半在瓦礫之下,我頓坐在地上,【到底…到底這是什麼意思,什麼狗屁實驗,這麼年幼的生命阿】我憤怒的連續槌擊地板,拳頭都滲出血來了

一段時間過後,我停止,站起身子,拿起身旁的毛毯,蓋上女孩的身子
【安息吧,夜阿,請別使她迷路,帶領她越過死亡的痛苦吧】我輕輕的說著,繼續找著,回到高燒女孩的身旁,我身上多了一把日本刀,是在一間和室中找到的,好像是家庭聚會用的,還有一個背包,背包中放了一些罐頭和乾糧,以防萬一失去食物來源,我逕自的啃著手中的麵包,雖然已毫無胃口,但我明白,我進食,是為了能走的更遠
吃完了麵包,便拿了張椅子坐在女孩身旁,沉沉睡去


【哥,你去哪了】
  【爸爸,別拋下我們阿】


唔,又做了惡夢,我從椅子上震了一回,便又揉著太陽穴,想繼續多睡一點,在淺眠當中,我忽然感覺心臟,好像開始放電一般,我張大雙眼,口中不斷強烈的喘息著,感覺到強烈電流流竄至全身各處,這強烈的反應使我從椅子上震落,痛苦的在地上打滾,口中呼出的的熱氣,感覺好像都帶著電流般,之後,感覺心臟中間有著一團聚大且沉重的電球,我想吐出它,好沉重,好痛,我別無選擇的大吼

【阿阿阿~~】

就在我大喊的同時,朝潭路一整條路的路燈和民宅瞬間亮了一瞬,隨著大吼,電球好像被我吐出般,我也沉沉暈去,暗了,朝潭路電力恢復,也只在我大喊的那一瞬間罷了,曙光從民宅的巨大破洞射了進來,我也被這刺眼的陽光給喚醒了
【恩?我怎麼在地板上?】我疑惑,旋即站起身子,頭殼卻感到一陣巨痛,我趕緊扶住桌子,巨痛在時間的推移下,漸漸好轉,我向前看看女孩的情況,伸出手蓋上女孩的額頭
【恩,燒退了,太好了】我微微笑,看著牆上巨大破洞外,從射程距離社進來的曙光,一絲曙光,模糊朦朧的希望,總是在絕望中,才看的見的
【恩?】
我忽然注意到,女孩的傷已經完全好了,甚至連一點傷疤都沒有,怎麼可能,這種恢復能力,也太奇怪了吧,在那淡藍色的制服上,繡著女孩的名子,我現才注意到

[呂加柔]

原來女孩的名子叫做呂加柔
『那個,請問這裡是哪裡』就在我認真住試著女孩的名子時,女孩輕輕的說了話,我突然意識到剛剛的失態,往後退了一歩,低頭
【在朝潭路,你昨天要我帶你來的】
『小希!!』女孩像是想起了什麼般彈坐了起來
『請問這裡是朝潭路幾號』
【好像是14號吧】加柔站起身子,穿好鞋,馬上就往門外跑去,我跟了上去,一開門加柔就直趨街道的最末端跑去,我發動機車跟了上去,加柔跑一下便開始喘氣,我輕輕的對她說
【我載你去吧】
『謝謝你』他坐上車子,便對我說『朝潭路379號,拜託你了』我右手一催,機車馬上朝著379號前進,很快的,我們站在379號前,加柔拿出鑰匙,開啟門,便衝了進去,我也隨即跟了進去,走沒幾歩便看到加柔跪在客廳,在她面前的是,加柔的父母,已成蜂窩的父母,加柔跪著掩面大哭,突然加柔父母身後的衣櫃傳出輕喊
『姐姐嗎…』
『小希!!』加柔趨前,把衣櫃打開,便看到全身是血的小希
『小希,你沒事吧』
『我沒事..可是爸爸和媽媽..』小希開始哭了起來,而加柔也抱緊小希,試圖給小希勇氣面對這一切,而我轉身準備離開,此時,本不該動的東西動了起來,渾身是洞的加柔爸媽突然站了起來,原本乾枯的眼神,變成了深綠色,全身血管也明顯的變成紫色,不妙!!
【退後】我大喊,加柔和小希聽到我的大喊,往後退了一歩,剛好閃過加柔媽媽的一抓
『媽,是我阿,我是加柔』加柔對著媽媽大喊,而媽媽卻好像沒有聽見一般,繼續趨前撲向小希和加柔,
【快跑,是屍,能登說的屍,她已經不是你的媽媽了,可能已經被屍化劑屍化了】
『可是..』不等加柔說完,我已拔出日本刀,單刀橫劈向加柔媽媽,瞬間,應聲斷成兩截,可是,彷彿驅動力不減般,加柔媽媽的上下半身,依舊向加柔緩慢移動,這是加柔爸爸從我身後撲來,我旋身一跳,卻發現我的彈跳力變的跟過去差了十萬八千里,因為我這一跳,至少跳了5公尺,來不及弄清楚這件事,加柔爸爸以非人類會做出的姿勢,撲了過來,原本該是很快的動作,在我眼裡,卻變的稍慢,是可以閃過的速度,我往右邊移動一小歩,便閃過攻擊,順勢,我回斬下加柔爸爸的頭,還記得能登說,唯有砍下頭顱才會停止行動,果真不錯,加柔爸爸停止了動作,只是不斷的抽動
『救命阿!!』我回頭,加柔大喊著,因為加柔媽媽的上半身吊掛在牆上,做勢要撲向加柔,我趕緊一跳,又是跟剛剛那樣,我的跳躍力,變的十分驚人,一跳即擋在加柔面前
【抱歉了】說完,我低身,轉手,向上揮刀,原本撲向加柔的加柔媽媽上半身隨著一斬,分成了兩半,加柔在我身後,緊抓住我的上衣,我轉身,心想,我剛剛..斬殺了加柔的爸爸媽媽,我該如何做才是,於是低頭道歉
【很對不起..剛剛真的是..】
『謝謝你..』
]我抬頭,只看見加柔的微笑
只看見,微笑
 
 


一絲曙光,模糊朦朧的希望,總是在絕望中才看的見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