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色27弄

關於部落格
咖啡色的巷子,曾經,我一個人走,曾經,我想握住某樣東西,直到我走到了這第27弄,遇到了和我相像的另一杯幸福
  • 98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殘夢-4

 

 

萬年大廈,原本是以大樓的高度和極度密集的大廈群來吸引人們來居住,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大樓外壁開始有所剝落,結構也舊的讓人們無法放心,漸漸的,人們都搬離萬年大廈群去尋找更高科技的住所,而萬年大廈也就成了廢樓,很大範圍的廢樓群,由於太過密集,拆除也不是那麼的容易,拆除的計畫也一直延後,延窘到這項政府計畫開始

有時候,夜晚來臨,你在夜色下,望著遠方大樓的燈光,是不是會突然的感受到一股深遠,超越自身的深思和幽遠

                                                                                                                             

『深遠..』

【嗯?】

加柔沒來由的說了那兩個字,我無知的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什麼深遠?你在說什麼呢.?】

『不知道,從我們的家看出去的風景,不知道什麼時候變的那麼令人畏懼,深遠..』

【啊?】

﹝下午四點二十六分,朝岡市內某所高中兩名女生...﹞

路旁的電視牆依舊撥著新聞,不過是重複事件發生那天的新聞,不斷的重複,不斷的..

自從我和加柔跟加柔的妹妹離開加柔的家後,就一直拿著簡便的行李,在朝岡市到處尋找能夠當作夥伴的人,不過,街上一個人都沒有,有的只是亂成一團的車陣和看起來像是日常生活般的街道,道路標示照樣閃著,路旁電視牆依舊播報著,捷運電車,電力依舊流轉著,所有的一切都和日常一般,唯一不同的是

少了人

 

少了熙來攘往的人,所謂的視觀不是眼球捕捉的到一切,而是大腦認知的一切,我們的視觀被我們的大腦保護,所以就算少了人,依舊運轉的城市,還是帶給我們同於日常的感受

 

就像一般的時日

 

就像平常那樣

 

總會有那種,錯覺

夜色漸漸的暗了,該是找個地方休息了

【咕嚕咕嚕..】

『嗣尹,你不吃東西好嗎,只是不斷的喝水』

【這樣就夠了..】

不知道為什麼,至從那天身體感到異狀後,我的食慾便好像走失了般,我只是不斷的口渴,有如需要大量水分般,就像發電機一般,需要大量的水分,我在多了小希的狀況下,必須開汽車才能快速的在城市裡穿梭遊走,所以在我研究了一番之後,和在路上試駕駛過後,我們開始以汽車代步,當然,在失去人氣的城市裡,車陣也是亂無章法的,所以有時候也會開到人行道上,或著逆向行駛,不過也沒人會理會吧畢竟汽車也比機車安穩許多,也安全許多,不過當夜晚來臨,我們還是必須找個能住下的地方,現在我們所在的地方,是朝岡最熱鬧的鬧區,燈火通明,建築物完整的也很多,不像接近大型聯絡道路的那些建築,被轟炸的不成樣子

 

[滴滴..滴答]

雨滴落在車窗,天空下起了雨,街景也變的朦朧,待在車子裡的我們,漫無目的的尋找住所,最後決定在一間看起來特別高的飯店住了下來,拿著簡易的行李進到飯店後,加柔跟小希便開始沐浴,而我也開始思考著今後該如何下去,接下來該怎麼做

 

 

 

 

 

 

[放過我,求你放過我]

一名頭髮染的五顏六色的高中生,邊跑邊大喊,而他身後跟著一名有著黝黑皮膚的短髮男子

[不要過來,不要阿,阿!!!!!!!!

黝黑男一揮手,地面便凸起了一個尖椎,把那大叫放過我的男子身體插穿,大量的血液噴濺了出來,男子眼神漸漸空洞,隨著溫熱的液體,漸漸流失,黝黑男趨前,伸手撫摸了有如被釘在地面上的人,,將會是肉塊的東西

『是阿..死就是那麼簡單,比活著還簡單』

黝黑男轉身,有張紙片從男子身上飛了出來,是張學生證,上面寫著﹝郭友瑞﹞高中3年級

男子大手再次揮下,石造尖椎瞬間爆裂,變成一塊塊的碎石,連同尖椎上的東西….

 

 

[滴滴..滴答]

走在依然燈火依舊亮著的街頭,雨下著,這城市好像忘了自已失去了最重要的東西一般,依舊發著光,好像還紀念著過去,遙寄著思念

 

等加柔和小希睡著後,我一如昨天,一如前天,一如這一陣子般,出去斬殺..屍,當我知道我沒被病毒給感染成屍後,便了解自己可能有了不同於一般人的力量,那超強的彈跳力便是證據,但是,就算多了這項能力,面對未知的敵人,我還是不知道該如何應對,屍,好像會對活人產生反應,並依著身體本能驅動,所以總會在夜晚,出現在我們選定的住所外,而我則會瞞著加柔跟小希出去斬殺屍,一方面為了保護她們,一方面試著去習慣自己的身體,這幾晚,我發現我奔跑的速度和跳躍的能力都變的不同於已往了,動態視力也是,甚至臂力,我在前一個晚上,試過了自己的臂力,第一個實驗品是一片檜木片,想當然爾以之前的我來說,打破他可能需要九牛二虎之力,但現在的我舉手,接著稍微用力的揮下拳頭,便應聲斷成兩截,接著第二個實驗品,石磚,一樣順利的在我更加用力的狀況下破裂,後來是鋼板,車子上的那種,依然,在我用力的一劈後,深凹了下去,之後,我望向路旁的路燈,突然我覺得我搞不好擁有神力了,便極度用力的往旁邊劈了下去….

 

 

Fuck…..

 

 

當天的實驗就在我驗證自己沒有神力的狀況下結束了,我拿起身旁的礦泉水

【咕嚕..咕嚕】

喝了一口水,抬頭看了看滿街的屍,至少有30個吧

【真是的..怎麼會越來越多呢..】

抓抓頭,接著拔刀,向著屍群狂奔,在只剩4.5歩的距離,向前跳躍,然後疾斬,隨著刀勢,身體跟著旋轉,又斬,落地後左劈後即跳,斬,再斬,就這樣,每個動作都沒浪費的斬殺著,每刀都往屍的弱點攻擊,飛跳,一個橫劈,最後一個屍的頭被削去一半

【恩..結束】

 

突然,前方的地下道出口,產生了巨響,心臟劇烈跳了起來,有人,強烈的心跳反應,夜色依舊越發濃郁,濃郁到把銀牙色的月光,都遮了起來

 

[砰!!]

地下道路口,瞬間被巨岩給崩裂,強烈的衝擊使地面都震動了起來,突然,裂痕,巨岩的中間出現了裂痕,接著破出一個大洞,從裡面走出了一個身影,一個身穿紫色外套的黝黑男子,慢慢的走向我,突然,我所處的地面正下方開始強烈震動,退,下意識的我往後跳,在我後跳的下一秒,地面凸出了一塊尖岩,接著不斷的從地面迸發出尖石柱,我則不斷的移動,這時

[石牢!!]

只見黝黑男雙手觸地,我身旁的地面瞬間隆起成一面圍住我的石壁,困住了,怎麼辦,在這樣下去就遭了,上面,對了

抽出刀,接著將身體彎曲,奮力的往上一躍,達到最高點後快速的將日本刀往壁上插上,扭身往上一翻

【呼..還真不是普通的高呢】站在壁上,往下看,發現還真是高呢

【喂!!你怎麼突然攻擊人阿】拿起刀往肩上靠著,我直接往那男子大吼

『沒什麼,只是本能要我殺了你』

【什麼本能啊!!】我生氣的直視著他

『尖』他一揮手,地上又凸起石錐往我這刺來,趕緊將步伐往前一跳,閃過石錐落地後,不給自己喘息的時間,馬上又快速的往前狂奔,很快的縮短了兩人間的距離,『股!!』黝黑男大喊,接著在我和他之間的地面裂開了一道深溝,簡直就跟地震一般,地勢隨著地面的裂縫越升越高,可惡阿,還真的是有超能力呢,他能力到底是什麼啊!!到底是..什麼

 

 

 

我的能力,是控制大地,基本上來說大致是這樣,在我剛剛使出[股]之後,那隻打不死的蟑螂,又開始到處跑來跑去了,又是這樣,因為不想死,什麼都做的出來吧,污穢的人

污穢污穢污穢污穢污穢污穢污穢污穢!!

 

『尖』想像牆壁是自己的手,伸展,牆壁的石頭便會回應我的想像變成具體的實行,石錐回應著我,不斷的刺向污穢的人,跟那天一樣..

 

 

在那位黑衣壯漢,叫什麼來著..能..能登,對了,在那天他強迫所有學生服下他說的神奇藥劑後,我們班的一部分同學主動集結了大部分的同班同學,大家討論著要如何才能順利的逃出這個計畫,當天晚上,有些同學暴斃身亡了,有些變的精神怪怪的,所以,只剩下我和7位同學逃離了我們那天的聚集地,之後我們便開始發現,身體出現異狀,大部分的同學只有聽力變好,或著力量稍微變大了,只有我,變的能操縱大地,在同學們知道我的能力後,他們變了,眼神變了,當天晚上,我正準備睡覺,耳邊卻隱隱約約傳來不和諧的腳步聲,腳步越來越近,我張開雙眼,卻看到力量變大的那位同學拿著西瓜刀正要往我頭部砍下

『阿阿阿阿啊!!!!』我不要,我不要,雙眼一閉,左手一擋,沒想到左面的牆壁快速的出現了石柱,插穿了那位同學,這時候,我卻聽到我所信任的朋友們說了殘忍的話..

[靠!!阿午被殺了,大家快殺了阿瑞][對,殺了阿瑞][他是怪物,怪物阿]...為什麼,我什麼都沒做,我什麼都沒做啊!他們說完便一起拿著武器衝向我,要殺了我..要殺了我.殺了我,殺了我..!!!!

『阿阿阿阿阿啊!!!!』雙手揮動,眼前想殺了我的同學,在一瞬間,成了肉塊,站在充滿血的房子裡,我的手上被噴濺到了血跡,臉也是,腳也是,全身,都被血給染上了,窗外下起了雨,我緩慢的走出了房子,站在天空下,全身淋著雨,雨滴在臉上,斷了,心裡那條重要的線斷了,斷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雨中,我望著天大笑,大笑吧..

 

我是在笑的吧?

 

 

之後,我又殺了好多人,我終於發現,人類是一種污穢的東西,為了活下去,什麼都可以背叛,沒有什麼是真的,友情愛情親情,在生命之前,都是屁,都是虛無的過去...

『尖』石錐從四面八方刺向那隻打不死的蟑螂,『再躲吧,再逃吧,難看的掙扎吧,哈哈哈』,『尖』『尖』『尖』瘋狂的揮動雙手,石錐不間斷的刺向敵人,這城市的雨還是跟那天一樣,不停的下著阿,不停的...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